美國謀殺案:長相溫文爾雅的“學霸”,卻是虐殺少女的惡魔?

兩次越獄后,“無辜”男友露出了真面目

本文約4150字,閱讀時間約8分鐘

1974年1月起,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

接連發生的年輕女孩失蹤被殺案,讓當地居民人心惶惶。

7 月 14 日,又有兩名女孩在光天化日之下神秘失蹤,分別是 23 歲的賈尼斯·奧特和 19 歲的丹尼斯·納斯倫德。女孩們最后出現的地方是西雅圖東郊的一個州立公園,那里仍然有很多人。

警方介入調查后,從目擊者口中得知了一個叫做“泰德”的名字,據稱這個男人開一輛甲殼蟲汽車形跡可疑,到處搭訕女孩。那兩名女孩失蹤前,似乎都和他有過接觸。

但令警方頭疼的是“泰德”這個名字太普遍了,如果單憑這點信息搜尋,無疑于大海撈針。

所以,警方在介入調查后,就根據目擊者的描述,作了一幅嫌疑人的畫像,并把相關信息借助媒體的力量散布了出去。

一時間,無數個舉報電話蜂擁而至,警局上上下下都忙得焦頭爛額。

與此同時,一個叫伊麗莎白的女孩,也正在經歷一場內心的煎熬。

她看著警方公布的信息,越看越覺得心驚膽戰。

那人看起來太像自己的男友泰德·邦迪了。

泰德一直有一些她無法理解的小秘密:他的公寓出現過裝著女性內衣褲的包、繃帶及石膏等物,他有時還會突然消失一段時間,行蹤不明。更巧合的是,泰德就開著一輛甲殼蟲!

但盡管如此,戀愛中的伊麗莎白還是有些不太確定。

和泰德在一起之前伊麗莎白是單親媽媽,這是他們三人曾經的合照。圖源:forbes

她跟泰德在一起時,對方向來都是溫柔的,還曾熱心救助過一個落水的小男孩……這樣的他,真的會是連環作案的殘忍兇手嗎?

雖然心有遲疑,但伊麗莎白最終還是撥通了華盛頓警方的舉報電話。

“喂,我認識一個人,他和你們公布的嫌疑人很像……”

可惜的是,伊麗莎白的電話并未得到重視。

當時的舉報來電實在太多,大部分都是疑神疑鬼毫無根據的猜測,排查線索的真實性就耗費了當地警方的大量精力。

后來,他們也根據名字找到了泰德·邦迪的尸體,但由于他的長相、不凡的談吐、學習成績優異,看起來不像是兇手,所以華盛頓警方輕松排除了他的嫌疑。他們先入為主的判斷無疑使他們失去了機會。

就在當地警方還在費盡心力,排查可疑人員的時候,泰德已經收到了猶他州大學法學院的錄取通知書,移居到了猶他州鹽湖城。他離開后,華盛頓州的少女失蹤事件便突然停止了。

直到1974年年底,泰德·邦迪在猶他州涉嫌綁架未遂被起訴,華盛頓警方才發現那可能就是他們苦苦尋找的嫌疑人,當時伊麗莎白也還和泰德保持著來往。

而除了華盛頓州跟猶他州以外,科羅拉多州等幾個西部大州都發生過類似的少女失蹤案,泰德會不會也與之有關呢?

美國西部各州警方隨即決定舉行集會,就手頭失蹤案交換情報,商討聯合調查的可能性。然而,他們報告的大多數案件都是由于缺乏確鑿的證據來確定嫌疑人并指控泰德。

法庭上的卡羅爾和邦德。圖源:people.com

1976年2月,泰德綁架卡羅爾未遂案的審判正式開庭。那天,很多媒體蹲在法庭門口,想要采訪泰德。在聚光燈下和鏡頭前,泰德看起來非常放松和自信。他甚至和記者開玩笑,一再宣稱自己是無辜的。

開庭后,卡洛爾作為受害者出庭作證,她堅定地指認泰德就是那晚襲擊并意圖綁架她的人。

此案經歷了長達4個多月的審判,終于在6月30日,泰德被判處15年的有期徒刑。

但事情到這里還遠沒有結束。

在泰德服刑期間,科羅拉多州警方表示懷疑泰德在科州殺害過一個名叫卡琳·坎貝爾(Caryn Campbell)的年輕護士。

他們申請搜查泰德在猶他州的家,科羅拉多州警察在那里找到了科羅拉多滑雪勝地的小冊子,泰德故意圈出了一個區域——在科羅拉多州的雪村。懷爾德伍德旅館——那是卡琳失蹤的地方。

除此以外,警方還在泰德家里發現了一些加油站的油票,上面的日期正是卡琳失蹤的當天,而加油站的位置就在野木旅館附近……

盡管這些并不是實質性證據,但科州警方還是冒險,決定以謀殺卡琳的罪名再次起訴泰德,并申請將其從猶他州引渡到科州的阿斯彭接受審判。

科州警方的申請很快就通過了,身陷囹圄的泰德將面臨第二項更加嚴重的指控,但他本人似乎毫不擔心。

或許是對自己法學院學生的身份迷之自信,也或許是對上次律師團辯護不利讓他被定罪感到不滿,泰德在這次審判中選擇自辯。

庭審開始前,他以需要自辯為由,向法官申請摘除身上的鐐銬,并申請去法院的圖書館查閱資料,為辯護做準備。

法官特準許了泰德的請求,但接下來,戲劇性的事情便發生了……

1977年6月,科州阿斯彭法院后方的圖書館二樓,沒有了任何束縛的泰德,趁著警方不注意,突然翻過窗戶,一躍而下。盡管他在下地時崴了腳,但還是成功逃脫了。

泰德越獄的法院大樓。圖源:abcnews

第二天,泰德越獄的新聞就占據了各大媒體的頭條。

關于泰德第一次逃跑時播報的電視新聞。圖源:參考資料[7]

泰德的舉動讓他的親友們感到疑惑不解,因為檢方手頭上的證據,并不足以把他定罪,所以他的行為完全是多余的。

后來根據泰德的說法,他是厭煩了等待審判,失去耐心才越獄的。

逃跑后的泰德在山上藏了一個多星期后,又回到了阿斯彭市區,他實在無法忍受山里的環境了。那時已經在阿斯彭布下天羅地網的科州警方一舉將他抓獲,第二次把他送進了監獄。

然而短短六個月后,泰德居然再次越獄成功。

那六個月里,泰德通過不斷在監獄里運動減重,成功從監獄上方的天花板夾縫中逃跑了。

1977年12月30日晚,泰德逃出了監獄。直到第二天,監獄警方才發現了這一異常。那時的泰德早已遠走高飛,逃亡到了佛羅里達州的塔拉哈西。

泰德曾從這所牢房里二次逃脫。圖源:abcnews

兩次越獄的成功,讓泰德變得更加肆無忌憚。

他已經不想要再掩飾自己的殺戮欲望了。

1978年1月15日的凌晨,泰德闖進了女生聯誼會宿舍。對著還處于熟睡當中、毫無防備的女生們一頓毆打,實施了侵犯后又將她們殺害。

泰德當晚十分的瘋狂,殺害了兩名女孩后,又襲擊了另外兩名女孩。

如果不是剛好有一位姐妹會成員,半夜約完會回到宿舍,驚動了泰德,那兩名被襲女孩的命運就可想而知了。

這段令人膽寒的故事,我們曾在幸存者系列的更新中講到過,戳《美國兇案:半夢半醒中,那個虐殺成癮的男人已經走到了她床前 》可回顧更新。

那一晚,泰德逃離姐妹會宿舍后,還襲擊了另一個女孩。這時他的作案手法,已經不再像以往那般小心謹慎,開始不斷在現場留下證據和破綻。

大概又過了一個月,泰德終于在1978年2月15日,第三次落網。

泰德被捕畫面。圖源:參考資料[7]

而這次,他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接受最為嚴酷的審判了——警方又掌握了新的證據,指證泰德和佛羅里達州最新發生的多起兇案有關。

但當時負責審判泰德的佛羅里達州有規定,每個案件都得進行獨立的審判。

因此,1979年到1980年,泰德先后三次被判處死刑,并都被選定執行電刑。

而讓他得到制裁的關鍵,是他越獄后在姐妹會犯下的罪行,泰德在其中一名受害人身上留下了齒痕。另外還有一名姐妹會成員目擊到泰德出現在現場。

這些都是確鑿的證據,泰德再怎么狡辯都無法開脫。

在連續三次被判處死刑后,泰德又開始想盡辦法拖延死刑的執行。

在原定要行刑的前幾天,這個一直在說自己無辜的惡魔,突然開始主動承認自己的罪行。

泰德表示他在1974年1月到1978年2月,曾跨越美國六個州,殺害了至少36名年輕女性。他還把他殺害這些女性的經過,都詳細地說了出來。

被泰德殘害的少女們,部分受害者身份不明。圖源:參考資料[7]

此外,他還非常詳細地解釋了作案手法。殺戮開始時,泰德會偷偷溜進一些獨居女孩的房間,趁她們睡覺的時候襲擊她們。受重傷的女孩隨后被帶到偏遠無人居住的地方襲擊并最終被殺。

后來,他的方法有所改進。他不再冒險進入女生的房間,而是先偽裝成一個問路的人,或者一個受傷需要幫助的人,然后以俊美的容顏和友善的微笑,上前將孤獨的女生引誘上車。 . ...

而且每次泰德殺完人,都會把女孩們的尸體扔到曠野或者山上,讓那些出沒的野獸咬來吃掉,打算毀掉這些尸體。有時候,他會時不時回到扔尸體的地方,除了檢查尸體的損壞程度,還會再次羞辱尸體……

這些都是泰德自行供述出來的事實。但他并沒有一次性說出來,而是每次只說一點,目的就是為了延緩行刑時間。

但警方沒有耐心完全聽取泰德的供詞。他們已經注意到了泰德的狡猾意圖。他們認為,隨著科技的進步,受害者的身份和尚未被泰德邦迪證實的謀殺真相,遲早會得到證實。

1989年1月24日上午7點15分,泰德·邦迪被執行電刑,很快就被宣布死亡。

人們在得到消息后拍手稱快,他們紛紛慶祝歡呼,甚至搞起了慶祝派對。

泰德·邦迪是美國歷史上最具欺騙性、最臭名昭著的連環殺手之一,他也曾出現在美劇《犯罪心理》的片頭中。

《犯罪心理》片頭曲中,泰德·邦迪出現的位置。圖源:《犯罪心理》

那么,泰德·邦迪是怎樣的一個人?為什么他會犯下這一系列喪心病狂的罪行?

關于他的人生軌跡和犯罪心理分析,我們會在下期的更新中,給出答案哦。

下期犯罪心理片頭曲故事,將于周五11:00準時更新,我們不見不散哦~

主稿:百里K;編輯:魯魯修、包包;排版:CC;質檢:阿??;題圖:魯魯修

題圖來源參考資料

資料來源:

[1] Murderpedia:TheodoreRobert BUNDY

[2] Criminalminds:TedBundy

[3]Wikipedia:Ted Bundy

[4]Thoughtco:Biography of Ted Bundy, Serial Killer

[5] Aetv:TedBundy, the Sexiest Serial Killer?

[6] 《理智向左,瘋狂向右》-泰德·邦迪相關部分

[7] 紀錄片-《與殺手對話:泰德·邦迪錄像帶》

本文系【法醫秦明】頭條號原創文章,未經授權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